500等權基金凈值離奇暴跌 西部利得信披難透明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棋牌网址多少钱_大发棋牌作弊助手_大发棋牌官网登录

  上市以來一个劲未建倉的新基金,卻在某個交易日毫無徵兆地遭遇凈值暴跌,並且脫離跟蹤的標的指數,呈斷崖式下跌。

  這正是西部利得中證60 0等權分級指數基金5月5日當天的離奇遭遇。這一暴跌,不僅令基金持一帮人大驚失色,也讓業內人士大呼不解。

  更讓人困惑的是,指數基金凈值出现那末異動,給持一帮人帶來了意外的超額損失,基金公司卻無任何公告主動進行解釋,資訊披露制度形同虛設。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展開調查,試圖還原凈值暴跌的真相。

  基金凈值離奇暴跌

  西部利得中證60 0等權基金于4月15日正式成立,並於4月27日上市交易。回顧該基金建倉以來的表現,從4月15日到5月4日期間,其凈值一个劲在0.998元~1.001元之間微幅波動,而同期中證60 0等權重指數漲幅近8%,足見其基本處於空倉狀態。即便是在5月4日凈值依然為1.002元,當天標的指數上漲幅度為0.65%。

  5月5日,西部利得中證60 0等權分級母基金(代碼60 60 0)(以下簡稱60 0等權),凈值一个劲大幅暴跌6.29%,B類份額60 0等權B(代碼60 60 2)凈值跌幅更是達到12.69%。

  然而,跟蹤標的中證60 0等權重指數5月5日跌幅僅為3.61%,且全日低開低走並無衝高回落走勢。5月6日至今,其凈值漲跌幅又恢復“正常”,大體與跟蹤標的相當。這一暴跌震驚了投資者。

  顯然,5日其遠超跟蹤標的跌幅的走勢,指在眾多難以理解的問題,這樣的暴跌堪稱史上最離奇的基金凈值暴跌事件。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5月11日~12日連續致電西部利得基金公司,其表示問題已經反饋,相關部門正在研究,暫無最終結果;截至記者發稿時,西部利得基金仍無回應。

  其後,記者又通過採訪分析師與基金經理,來了解事件真相。

  猜測一:尾盤建倉遇上贖回?

  記者了解到,業內人士對於西部利得60 0等權基金凈值的走勢也頗為困惑,認為造成凈值波動最大的意味 性是而且 小概率事件疊加造成的:比如基金在5月5日尾盤結束建倉,又在尾盤遭遇重大贖回。

  “根據5月4日基金凈值波動並未與標的指數走勢一致,而且 不到假設持一帮人在5月4日收盤完后 鉅額贖回了基金,而該基金又恰巧在當日尾盤時完成建倉。由於T+1交易制度限制,基金管理人不到在5月5日賣出已建倉的股票換取現金,再按照5月4日的凈值兌付給贖回人。而5月5日恰逢A股市場開始暴跌,而且 造成該基金凈值大幅下跌,走勢異常”。有分析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數據顯示,西部利得60 0等權近期確實遭遇重大贖回。記者通過對比上證所與基金上市公告書的數據發現,該基金上市初的總規模約為2.02億份,而上證所5月8日公佈的基金數據顯示,其母基金份額為3998萬份、A份額為3774萬份、B份額為3774萬份,合計1.15億份。也全都説,上市以來基金總規模縮水近0.87億份。

  巨幅贖回已被印證,意味 其岂时需遭遇了尾盤贖回,那麼還有一個巧合引人深思:這一批贖回資金為何能在5月5日~7日大盤指數展開暴跌完后 幾分鐘“神奇”跑出?

  上市初期,西部利得60 0等權基本為機構投資者持有,A、B兩類份額分別持有99.74%。而前十大持一帮人中,銀河資本、光大銀行(60 1818,股吧)和郵儲銀行發行的資産管理計劃赫然在列。

  猜測二:基金經理建倉指在異常?

  除了尾盤建倉遇上尾盤贖回的意味 性外,原滬上某知名指數基金基金經理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此離奇暴跌或許還有一種意味 ,那全都西部利得60 0等權在建倉過程中指在違規建倉的情况汇报”。

  上述基金經理一并表示,“指數型基金建倉一般时需一籃子買入所跟蹤標的的所有股票,比如中證60 0等級指數,基金經理就要買入60 0隻個股,并能完成跟蹤指數的投資目標。但在建倉過程中,基金經理5月5日意味 只買入了其中60 隻或60 隻個股,而這60 隻或60 隻個股剛好在5月5日遭遇暴跌,而且 凈值跌幅遠超標的指數。”

  另外,有分析師認為,建倉的個股遭遇“黑天鵝”等情况汇报,也都會影響基金凈值的波動。西部利得60 0等權分級基金作為上證所上市交易分級基金,其母基金與子基金間的分拆、合併在日內便可完成,如該基金在5月4日時指在折價套利機會不排除會有部分場外資金在二級市場做折價套利,最終導致該基金份額凈值異常縮水。

  基金未作資訊披露

  意味 西部利得基金公司在5月5日凈值離奇暴跌當日或隔天,及時發佈公告,闡明暴跌意味 ,儘管已給持一帮人造成重大損失,但或許還能得到理解。

  然而,距離5月5日已過去8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連續致電了解進展,但西部利得基金公司仍在研究討論,拿找不到任何解釋説法。此事嚴重拷問了西部利得資訊披露制度的有效性。

  對於公募基金公司來説,還有什麼比持一帮人利益更重要的?5月5日暴跌當日母基金凈值跌幅達6.29%,目前市場反彈,標的指數上漲,持一帮人本應該享受賺錢效應,凈值卻還在回歸面值途中,甚至還得不到任何解釋。

  記者注意到,西部利得60 0等權招募説明書顯示,第二十一部分《基金的資訊披露》中第五條《公開披露的基金資訊》對基金髮布臨時報告是這樣規定的:“本基金髮生重大事件,有關資訊披露義務人應當在2日內編制臨時報告書,予以公告,並在公開披露日分別報中國證監會和基金管理人主要辦公場所所在地的中國證監會派出機構備案。這裡所稱的重大事件,是指意味 對基金份額持一帮人權益意味 基金份額的價格産生重大影響的下列事件。”

  另有基金公司高管對西部利得基金公司的做法全都能理解。“新基金在建倉期凈值出现一定的波動是可不时需理解,但這麼大幅度的波動就不好理解了。意味 岂时需鉅額贖回造成,想不通他們為什麼不解釋清楚,這不合規定。”

  西部利得60 0等權招募説明書中,對於鉅額贖回的條款时需這樣的規定,“當出现鉅額贖回時,基金管理人可不时需根據本基金當時的資産組合狀況決定全額贖回或部分順延贖回。而當發生鉅額贖回並順延贖回時,基金管理人應在2日內通過指定媒介刊登公告,並在公開披露日向中國證監會和基金管理人主要辦公場所所在地中國證監會派出機構備案。一并以郵寄、傳真或招募説明書規定的而且 依据通知基金份額持一帮人,並説明有關處理依据”。

  截至目前,西部利得暫無任何動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將繼續跟蹤報道此次事件。